英超

联想移动总裁吕岩3G改变了手机业游戏规则

2019-10-08 16:1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他告诉我,自己用的这款联想智音只有700多块钱,说着,他让同事打来,然后把放在会议桌上,走出好几米远,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边和另一端对话,以便让我感受一下拥有两个麦克风的的音质。3G主要是视频通话,所以免提音效很重要。他这样强调。45岁的吕岩是联想移动总裁,在联想工作了17年,其中15年的时间在研发和销售台式电脑。外界一直以相当低调来评价这位曾帮联想成功整合IBM的功臣。一年半前,联想移动这支国产的老牌主力军正在经历最艰难的时刻,连续两年亏损,吕岩临危受命,开始了艰难的反击之旅。

2008年,国内市场整体下降了20%,联想在海外市场同比萎缩了将近一半

,今年依然是艰难的一年。吕岩说,冬天对谁来说,都不好受。但如果你比我更惨的话,将来春天的时候,我会比你跑得更快。

艰难时世

经济观察报:2008年1月,你接手联想移动的时候,它正经历艰难的时刻,同时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像诺基亚这样的巨无霸业绩都在大幅下滑。你经历了什么样的困难?

吕岩:困难很多。一方面有国外品牌和山寨机的双重夹击;另一方面,对3G研发投入还要不断加大。3G时代,三大运营商三种技术标准的都要开发,当然要分清主次。

2004年至2005年是我们的黄金发展期,毛利率在30%以上,但仅仅过了两年的时间,联想就陷入了亏损,主要是由于策略没有及时调整。联想移动当时有近9000名驻店员,但仅靠低效率的营销方式是不能支撑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另外,由于联发科模式让制造的门槛降低了很多,市场竞争趋于复杂和激烈,再加上国际品牌的低价策略,让国产困难重重。

经济观察报:同时开发三种系统平台,对于普遍亏损的国产厂商来说,资金压力是不是太大了?

吕岩:2008年,我们的总体费用大约在4到5亿,包括研发、管理和销售,其中研发经费占2个亿,同比增长了20%,也就是说我们将一半钱投入到了研发上。我们停掉了不少2G项目,把费用转移到3G项目上。资金压力确实很大,尤其是在TD上的投入。

经济观察报:这确实是一个困局,经济萧条,人们换机的速度减慢,整个行业除了3G之外,似乎看不到什么更广阔的前景。

吕岩:是这样的。厂商感到压力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3G上的投入加大了。以前是你做一个平台,换一下外壳、加上一些新的应用就可以了,现在首先是平台就不一样了。过去山寨和国产品牌一般都是用联发科的平台,但现在我们用的是高通、大唐、展讯的平台。高通的平台中还有6系、8系等等的区别,技术系统很复杂。

经济观察报:那么3G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赚钱?

吕岩:我说现在就赚钱,肯定是骗你,市场真正能够大规模应用应该在一年以后。我现在不考虑赚钱不赚钱的问题。我能不做吗?这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经济观察报:去年你们在全球卖了多少部?

吕岩:总共七八百万部,其中海外市场是100万部,平均售价60美元。年销售额40多个亿。

经济观察报:海外市场去年同比下降了多少?

吕岩:下降了40%,以前主要销往印度和俄罗斯

,但是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这两个市场萎缩严重。所以在不断开拓新的市场,目前主要是土耳其和东南亚市场。但获取新客户需要一定的时间,同时还要应对他们货币的贬值,有时候一下子就贬值10%,后来他们就不进我们的货了

改变游戏规则

经济观察报:现在所有的厂商都要面对3G的有效需求不足、客户满意度不高的问题,那么你们怎么和运营商一起去培育这个市场?

吕岩:3G的真正应用是在互联的应用上,3G未来不仅是速之争,更是业务平台之争,芯片厂商、运营商、制造商、服务提供商都展开了这个平台的争夺,苹果、诺基亚、google、中国移动等等都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模式试探这一市场,而和操作系统的争夺也在逐渐开始。中国移动最近推出了OMS系统,这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平台,是着眼于未来的构想,从根本上将变为运营商服务的入口。

在这个开放平台上,你看到一个好的应用就可以抓过来用,基于这个OMS的平台我们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开发了oPhone。接下来,我们还会推出oPhone第二代、第三代,一直推下去。第一代前期的营销费就有5000万。如果理想的话,总费用应该在2个亿。2008年,我们推出了80多款,今年推出款TD。

经济观察报:你如何看待运营商自己推操作平台?

吕岩:运营商推操作系统,超越了以前简单地将增值服务内置的做法。通过推自有操作系统,一方面,运营商为自己的增值业务打造了一个整合平台;另一方面,进一步整合了产业链,提高了对行业的控制力。

事实上,这个做法会让整个产业链的竞争规则发生转变,比如山寨厂商就很难参与其中。对于终端厂商而言,是否拥有运营商所期望的技术开发实力、产品品质和服务能力等,都成为能否参与其中的关键因素。

经济观察报:你怎么评价最大的竞争对手天宇朗通?

吕岩: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比如前几年,他们销量上得很快。在渠道和定制化方面都做得很好。我觉得在中国本土品牌机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活下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经济观察报:你现在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吕岩:赚钱。品牌机和山寨机根本不同,山寨机是一个贸易行为,没有根本性上的创新。几个人就可以攒一个公司,生产几十万台的,每个赚10块钱,好的话能赚几百万,不好的话,一清货,就关门走人了。但是品牌做,要持续不断地进行投入。

有品牌的厂商,长期可持续的投入一定很大,业务好或者不好也都要投入。所以在国内厂商中,我们还算生存得不错的。我的最大压力在于如何将这么大的投入换成真金白银。林蔚然

个人微商城
小程序怎么弄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