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清晨九弦琴小說

2019-10-12 15:29: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某日,苏小尘游历江南,偶遇一山水小镇,那里风景优雅,书生文人相谈甚欢,江湖墨客把酒言欢,无刀刃见血之残酷,却不失以武会友之情怀苏小尘对着蝶梦周笑道:如此清晨,当为绝唱 1

  江湖上的歌永远唱不停,唱响在秋风荡漾的江南林海中,月光皎洁,有无名人在林中随风起剑,伴随着落叶的飞舞,有水露在沉默

  本来是天干物燥的,然而今年的秋季来得突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同寻常静悄悄的洛阳城里,每半个时辰只有更夫的铁锣和火把走过,带走一切隐藏在黑暗里的影子然而就在这寂静的黑暗里,突然闪出一道白色的刃光,把半边黑夜抹白了,白得就像是凌晨海上明月落下的那一刻,又像是苏小尘洗得发白的素衣

  刃光被一条与黑暗融在一起的黑影撞了一个正面,顿时化为了一抹看不见的木屑,均匀得像是小镇中间那台磨面粉的石磨磨出来的面粉一样细腻,洒在了一副黑白画上,足够了涂料

  夜幕背后的阴影处传来了几句窸窸窣窣的低响,最后消失在秋风吹来的方向

  而此时,苏小尘在庭院里抡着一把刀砍木头,他的动作很慢,如果有人在这看到,会觉得很优雅

  苏小尘手里的木头渐渐的在变小,砍去外围的黑色,一圈又一圈的掉落,一层一层的削去,露出了青黑色的木质就像此时,天黑色逐渐散去,东边的天空露出了一抹朦胧的白,与黑暗交融,变成了另一种噬神的色彩苏小尘的木头只有在黑夜里动刀,这是一种独特秘法,因此他做出的琴远近闻名,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他做的琴工序于世不同,黑夜用特殊的木头做琴身,白天做琴弦,而且做木头的琴身在白天里要泡在他用秘方打造的井里就像这个时候,白天泛起一抹白的时候,他随手把手中没有完成加工的木头扔进了不远处的井里然后低声自言自语:“掉哪里不好,非得要掉到我的井里,这张琴,真麻烦”

  然后他从井里,捞出了一具满是腥血的尸体,看体型,是一名女子,却看不清模样

  苏小尘右手食指探上了她皮肤细腻瓷白般的手腕,微弱的脉搏在挣扎着,原来她还活着,还不是尸体

  2

  江南素来以琴棋书画流芳百世,江南侠客通常带着一股优雅的诗卷雅韵,行走在江湖上深得江湖人喜爱,他们知书达理,他们礼贤下士

  江南以北的相思湖附近有一座五行山,山上是一座名传江湖的七琴宗,七琴宗人更是江南侠客的代表,为江南武林正派之首,七琴宗的琴静时仿若天籁,可凝心静性,功力高深者一琴可震山塌,断水流,那传说中的神往,令无数神兵利器俯首称臣,不敢露出丝毫锋芒

  然而江湖之所以是江湖,而不是大同社会,就在于有不平等之处,只有出现了不平等的状况,才会有人感叹出这世道不公于强者而言,世道不公,只是他们征服的一个踏脚石,他们会通过自己的手,去收割自己所想要的一切,践踏所有挡在前面的障碍;然而弱者,只能感叹世道不公,于是占山为王,杀人劫道,从而制造了更多的不公

  可是这对于苏小尘来说算什么呢他从来不是一个强者,也从来没有怒指苍天世道不公,在他的眼里,这个世道只有七琴宗一个偏院的一隅之地,山的那边是什么,他只听来取琴材的师兄所过,那是江湖从其口里飘出的故事,似乎那些来这里的师兄早已经是闻名江湖的侠客,那语气中的安慰和落在苏小尘身上的不屑,他们并不知道,苏小尘并没有在意,反而在他小小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那年苏小尘刚好十二岁

  “小尘师弟啊,你要好好修理好这些材料,你看看这根,木材本身就不好了,你怎么还拿给师兄,你要知道师兄行走在江湖上,代表的可是我们七琴宗的,怎么能拿那么差的琴出来呢”又是一个值勤弟子来取琴材,事外之余不免指点指点一下在这个偏远里埋头苦干为他们准备木材的小师弟,其实苏小尘并不是正式弟子,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显示一个作为师兄的身份和面子,怎么能没有一个师弟

  “是的,师兄,下次我会注意的”苏小尘陪在身边,哪位师兄看上了那块木材,他就迅速的收取好,然后打包,动作已经非常娴熟,然后再认真的聆听师兄的“教诲”和“江湖阅历”

  “小师弟啊,你要努力练功,说不定我们七琴宗的走出去的一代炼琴师就是小师弟了哎哎哎,角落那堆木材怎么都发黑了还不扔掉,小师弟啊,我都说过了多少次了,我们七琴宗是江湖大派,不能用一些烂木头滥竽充数,你还留着那些干什么呢,赶紧给我扔掉”他的语气就像高高在上的苍天,从云端落下

  苏小尘却很平静:“那是疯子师叔的,我不敢……”

  一声巨大的吼却打断了苏小尘的话,与那些师兄们脸上惊惧恐慌不同的是,苏小尘露出十分无奈的表情,然后也不理那些仓皇失措逃离的师兄们,走进院子里的,苏小尘口中的疯子师叔嘴里留着口水,半个身子摇摇晃晃的从几颗树下的吊床伸出,草扇已经落进了旁边的小池子里,他睡眼稀松,一只手擦着口水,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一根树藤刚才他的吼声,是在求救

  “小尘,我记得你好像十二岁了是吧”疯子师叔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扣着鼻子,声音含糊道

  苏小尘坐在旁边编织着一把草扇,头也不回:“您老记忆一如既往的好”

  “那当然十二岁了可以去参加宗门入门弟子测试了,你明天就去吧”

  “我觉得在这里挺好的师叔你什么时候不再扣鼻孔”

  “你小子懂什么,我这是在修炼你喜欢什么样的琴”苏小尘诧异的抬起头,这在他记忆里好像是破天荒的疯子师叔第一次关注他的喜好

  他看着手里不知名却特殊的草线,似乎认真的思考了一遍,答道:“我喜欢弹出的声音小草会笑的琴我一定要去吗”

  “你觉得呢如果你是获得了入门弟子测试的第一名,我送你一把琴”

  天啊,苏小尘听到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尽管他知道这位疯子师叔是一位高深不露的炼琴师,而是走到疯子师叔去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果然这老家伙睡眼朦胧,嘴里再也不是啃着鸡腿,而是含着,吮吸着苏小尘松了一口气,暗道果然说的是梦话以这不误正事疯疯癫癫在七琴宗却地位特异的出名的难缠小气鬼老头子,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呢

  疯子师叔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就连七琴宗那些长老和宗主也没有见谁理会过他,却对他保持着一丝尊敬,一直是一种看不见尊敬看见了心烦的状态自从他几年前把苏小尘捡了回来之后,就主动的把宗门弟子们练习造琴用的木材包揽下来,但是那些宗门高层却不同意,最后忍不住疯子师叔的纠缠,就扔了一部分的木材,疯子师叔不务正事没有一件事干得成的名声已经远近闻名,没有人对他看好,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苏小尘在他的压榨下,居然每个月都能交出一部分造琴木材,最后也就不管了,每个月吩咐弟子来这里取木材

  天亮,一大早七琴宗山上人声鼎沸,今儿个可算是七琴宗不小的宗门盛典,也可以说是七琴宗基础的积累每一个门派总少不了新鲜血液的补充,才能保证门派长久不衰,或是发展强大,总是少不了吸收新弟子,培养新弟子当然,在这一带无数门派以七琴宗为尊,因此每年招收新弟子,都是以七琴宗优先,把大部分有潜力的少年收走,剩下的一些中等潜质或者没有潜质的才轮到其他小门派,因此,这样造成了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江湖

  江湖,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以强为尊的世界

  无数大小门派在午时准时到达七琴宗,在七琴宗练武场已经是人满为患苏小尘瘦小的身子在人群中很快就被一些维持持续的师兄们看见,笑着打招呼道:“小师弟,你也来参加入门测试了啊,加油哦”

  还有一些师姐也在逗着这个沉默可爱的小师弟,毕竟在过去这一年中,在师门中地位最小的他们也就只有在这位打杂的小师弟面前找到一种优越感了

  周围来参加入门测试的少年们看着苏小尘和正式弟子们很熟络的样子,不免有嫉妒,有羡慕,也有不屑的终究是小孩子心思,所有的表情都放在脸上,而苏小尘的平静显得面无表情,与众不同,当然,那些与苏小尘们接触过的都知道这个“小师弟”,有些面瘫

  测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识琴,第二听琴,第三看武学天赋虽然七琴宗是优先招收新弟子,但是它的特殊性和难度让很多人望而止步,招收的弟子都是精英,或者在音律上有特别天赋的人

  一场热闹非凡的测试开始,苏小尘等在后面,到了傍晚,一位测试长老高喊“苏小尘”苏小尘才慢悠悠的从角落走上去

  和疯子师叔待了几年,而且每天都在做着琴材,他对于琴的知识和认知这一关并不难过,获得了一个优秀的成绩,接下来的音律,却只获得了普通武学天赋,极差

  苏小尘落寞的退场了,这是一场本来就与他无关的盛会他回到他那个小院子里,继续着他的杂役身份,每天都一丝不苟的重复着工作,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可以弹琴了,疯子师叔真的送了一张青黑色的七弦琴给他,并没有对他进行其他方面的测试,这在七琴宗来说是很不科学的一件事,让苏小尘真的愣了一个下午

  苏小尘可以弹琴了,这在有生以来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然而他练熟了一首曲子,他想要谈给疯子师叔听,疯子师叔不说话,只是挥了挥手,就像赶苍蝇一样,然后扣着鼻子翻了个身子继续睡着了苏小尘呆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努力练了很辛苦的曲子,该弹给谁听

  就在苏小尘苦恼的寻找一位观众的时候,他的麻烦来了来这里收取琴材的已经换成了这代新来的入门弟子,不是以前的那些师兄,并没有与苏小尘有什么交集这次不同,在测试那天,苏小尘与上一代的入门弟子熟络的样子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给了那些少年太多的情绪,这一刻知道了苏小尘的身份,不过一介被七琴宗收留的杂工于是,苏小尘过上了废材主角般的白眼受虐生活

  有了这一代弟子的榜样,从此之后的每一代弟子都有样学样,甚至变本加厉,不断地使用嘲讽技能、白眼技能、侮辱天赋然而苏小尘却无动于衷,虽然苏小尘没有成为正式弟子,但是他有疯子师叔啊,疯子师叔在苏小尘十五岁之后,开始教苏小尘习武,当然练琴是没有中断的,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苏小尘的琴艺甩了当初那代师兄几条街,然而在武功上却是一代渣渣空有一身琴艺招式,却没有杀伤力,去街边卖艺倒是没有人能竞争得过,绝对的赚得一个小康生活,然而这却不是自己想要的,这就是苏小尘非常懊恼的事情

  一晃就是十年光阴,今年苏小尘二十六岁了,这些年来他苦练琴艺,却没有一朝展示的机会,这时候他的那代师兄,有的已经成为了名传江湖的琴宗侠客,有的已经成为了执法长老,有的依然在琴宗谋得一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差事,有的人已经死在行走江湖的路上,然而他们都统统不会记得他们曾经有一个名为苏小尘的小师弟

  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小尘成为了七琴宗的废材,耻辱,七琴宗败类的代名词谁叫他的琴没有杀伤力呢,或者说从来没有在人们面前展示过琴艺杀招,当然也有人传言,见过苏小尘弹琴的人都死了,不过却没有人相信

  但是苏小尘也是行走过江湖的,有时候疯子师叔需要的一些木材,或者药材,或者送一些书信给朋友,不管是遇到什么麻烦都能解决,这令无数弟子感到诧异,毕竟江湖险恶,没有丝毫高手潜质的苏小尘却来来往往好几年因此,在疯子师叔那里,苏小尘就是最好的免费劳动力

  疯子师叔却越来越老了,这些年苏小尘想喊一声师傅,却被疯子师叔阻止了,至今还不知道疯子师叔的名字,然而疯子师叔的名字似乎在七琴宗乃至在江湖都是一种禁忌似的,苏小尘无从得知这是令苏小尘非常懊恼的第二件事

  苏小尘在七琴宗二十年以来,七琴宗总是在悲多喜少的状态中度过

  江湖人都知道,南律北音大概就是说江南有精通乐理的七琴宗,北国有笑傲江湖的幻音宗自古以来,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但是七琴宗和幻音谷明显不能相容,于是每一年都会有一场盛传江湖的音乐会,不是七琴宗率众弟子去北国幻音谷,就是幻音谷前来七琴宗给江湖上演一场不用门票的音乐会虽然这音乐会是会流血出人命的

  其实这就是争夺音律第一大派的名号之战

  然而七琴宗虽然庞大,却大不过琴艺盖世,高音外有高音,一音更比一音高,于是这些年来每年一次的音乐会,七琴宗大多以败阵收场,自然有损于七琴宗作为音律界的龙头地位,因此在江湖上名誉每况愈下,这可着急了七琴宗宗主,对于这跨国式竞争,他束手无策

  其实自七琴宗三十年前发生了一场灭门式的灾难以来,七琴宗的生活并不好过,那场大战被一群杀手和刺客潜入七琴宗,突袭刺杀了七琴宗各级骨干,甚至那代宗主也因此受伤,副宗主也战亡,使得那代宗主不得不退位,而且祸不单行,七琴宗镇宗三宝之一《九琴谱》失踪,至今查未所得

  然而这些与苏小尘无关,苏小尘依然每天练琴,劈柴,喂马,看书,练武,照顾疯子师叔

  疯子师叔这些年身体越来越差了,现在已经很少能够起床,那些躺在树下吃鸡腿喝酒抠鼻子的时光似乎已经很久没有重现,苏小尘知道不是他老了,而是他的心老了

  共 10 9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做一张九弦琴要用多久,那不外乎是时间的问题,了一段情要用多久,那是心的问题,以情为琴,那必然是要用尽一生江湖最多的就是纷争与恩怨,身处乱世没有一个人可以独善其身,苏小尘与木笑笑的这一段情是没有必然的机缘巧合,而那也是一时的,不该相遇的人相遇了,终究还是要分开,只是两个人命运线交叉的一点也是抹不去了江湖笑,爱消遥,爱或恨,都不要;仰天笑,全忘了,潇洒如风,轻飘飘……很多人可能以为江湖是快意恩仇逍遥自在,江湖人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殊不知命运对他们亦不会宽厚,不同的路不同的苦罢了,恩怨到头,诚不如仰天一笑尽数忘了作者在描写方面的功力深厚,一篇短篇小说却几乎详细的布置了时代背景故事格局以及描绘的人情世故都有了展现,凸显了武林的背景意义,情形描述和人物刻画也有味道,故事的始与终尤体现出武侠小说的魅力,不禁想起那首《江湖笑》感谢赐稿清晨【:步涯】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 :17:4 描写功力佳,人物刻画也自然深入,唯中心故事的结构有些松散,背景环境铺陈众多却情节缺乏,亦有用词问题和语句的不畅之处,尚可再精益求精,探索武侠小说的魅力所在遥握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回复1楼文友: 22:55:52 感谢精按,所点之处亦是在下所缺,感谢指点

  2楼文友: 1 :28:17 武侠小说除了刀光剑影,还有着侠骨柔情,从文章中或可探寻现时人生中的问题与思考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却笑同根不同味,莲心清苦藕芽甜

  回复2楼文友: 22:57:06 蓝水姑娘安好我在想着江湖如果也能写出接地气,也是极好的,正在努力中

  楼文友: 1 :45:4 阅读起来很流畅,仿佛随着作者的文字走入了恩恩怨怨,儿女情长的武侠世界笔触细腻,一台九弦琴,勾起了许多鲜明的人物和故事

  回复 楼文友: 22:58:27 感谢来访欣赏拙作,其实江湖有很多美好也有很多悲惨,我们只不过只观一瓢

  4楼文友: 17:09:12 做一张九弦琴要多久呢琴再难做,依然有明确的时间可以做的出,那么情呢爱一个人要多久忘一个人又要多久爱上就是一生很有吸引力的故事问候作者,祝安好

  回复4楼文友: 2 :00:10 文友安好,多谢欣赏每一个情都是一生,只不过长短,生命亦无长短

  5楼文友: 18:58:51 希望能够继续提升自身,并最终能够成就:平淡出奇问好作者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回复5楼文友: 2 :02:08 多谢文友所指,江湖少不了厮杀,故事需要学习,问好

  6楼文友: 21:48:2 一人一琴一江湖谁说江湖就一定是打打杀杀,谁说江湖就不能琴棋书画借用大冰的一句话,忽晴忽雨的江湖,愿你有梦为马,随处可栖心安便好

  回复6楼文友: 2 :02:47 问好初夏,我也很喜欢大冰的江湖,很感人

  7楼文友: 10:5 :09 恭喜获精,撒花~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8楼文友: 18:14:47 问好二琪,好久不见这个精彩,祝好

  回复8楼文友: 18:59: 6 江湖再见天涯老师,欢喜若狂啊天涯老师安好,感谢欣赏

  9楼文友: 21:00: 7 这篇小说,我想说如果是以古龙先生的笔法来写,应该能更加具备意境 现在已然衰朽者,将来可能重放异彩;现在备受青睐者,将来可能黯然失色——贺拉斯

老人尿失禁纸尿裤用哪种
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
脑梗塞患者平时应该注意什么
便利妥护理垫亲肤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