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众生之翻天第十四章离去

2020-01-29 22:5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生之翻天 第十四章 离去

诺大的擎天山脉此刻寂静无声,围聚在此的山脉众多凶兽都老老实实的匍伏在地上,身后背负剑痕的凶兽头领此刻也低下了巨大的头颅,充满智慧的双眼里此刻透漏着恐惧,而让它恐惧的来源,雪姨此刻正缓步朝着岐山走去,每走一步,身上气势便会增强几分,等到快要接近岐山时,雪姨的气势已经攀上了一个恐怖的高度,在场的的众人不得不逐渐后退,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才渐渐稳住了身形,这时,一声的兽鸣声突然响起,一只凶兽再也抵御不了这种恐怖的威压,突然调转身影,朝着山脉外围跑去。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其他野兽见到这种情况,纷纷后退,不顾头领的嘶吼,渐渐的消失,片刻时间,浩浩荡荡的凶兽群,只剩下那只凶兽头领在一旁瑟瑟发抖。众人见到这种情况,不禁咂舌,不愧是圣女峰的人,光凭气势,就使得擎天山脉的凶兽四散而逃。

雪姨显然没有在意这些,仅露出的双眸紧紧盯着岐山,在他前方站定后,缓缓开口:你魔族时隔数十年,竟然还想卷起风浪,难道还想重蹈当年的覆辙不成。

岐山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笑容,“没想到,连你圣女峰的雪姑娘都惊动了,看来那个小丫头在圣女峰的地位不低,早知如此,之前不该费那么多口舌,直接杀了算了,哎,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多人了,有些婆婆妈妈的,雪姑娘不要见怪。

雪姨没有动怒,”岐山,一别数十载,你还是这个样子,不过。。。雪姨说道这里,语气一顿,脸上泛起怒容,“你仗着自己辈分,把我圣女峰弟子打伤,不管你在魔族如何尊崇,今天也必须给我个交代。

岐山呵呵一笑,干枯的手指抚过自己的黑袍,缓缓开口:圣女峰的雪姑娘名不虚传,果然是宅心仁厚,这要是风姑娘,早就动手了,那还能跟我讲什么道理。站在一旁的周武夫和杜欣儿听到此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对于风姨的脾气,杜欣儿是深有同感,那位,可是一言不和就是干的主。。。。。。

雪姨不可置否,”大姐因为有事,暂时脱不了身,不过,教训你的话,还不用劳烦大姐出手。

岐山点头道:雪姑娘说的也是,不过,到了我等这个境界,想要不付出点手段,很难留下我啊。

雪姨笑了笑,“岐山,就凭你这分身,竟敢说如此大话。此话一出,在场众人是相当的震撼,特别是木子天,没想到,魔族老鬼的一个分身就如此厉害,看来,修炼一途,任重道远啊,不过,少年此时紧盯着岐山,心里默念:老鬼,你给我等着,敢伤我欣儿姐,小爷修炼有成,肯定会拿你祭刀。

岐山看了一眼远处的杜欣儿,大声说道:小姑娘,那本秘笈和小兽就先存放在你身上,以后出了圣女峰可要小心点。接着,他看着面前的雪姨微微一笑道:雪姑娘慧眼如巨,一眼就看破了我的小把戏,今天虽然没有收获,但是能够见到雪姑娘,真是天大的好事,对了,麻烦你回去的时候跟圣女传个话,就说我们族长说了,极寒之地他住腻了,想换个地方,听说南海环境不错,不知圣女能否割爱啊。。。哈哈哈。。说完这句,看到脾气甚好的雪姑娘眼中的寒芒,岐山摆摆手,身影渐渐虚幻,在他消失的一瞬间,雪姨手掌轻挥,一道彩色光芒一闪而逝,瞬间便击中了岐山的后背,整个人渐渐的虚无。。。雪姨撇撇嘴,”装完就想跑,真当我是好脾气了。。。。。。

与此同时,大陆的最北端,一处洞穴深处,一黑袍老者突然睁开紧闭的双眼,黑色的血水从嘴角流出,看其面容赫然是岐山,此时他狰狞一笑,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圣女峰,哼,再让你们嚣张几天。。。。。。

雪姨处理完岐山,缓慢落地,宇尘几人见事情已经尘埃落定,纷纷上前行礼,而后都一一告退,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看来魔族是又想掀起是非了,必须赶紧回去上报。只剩下雪老山众人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很是尴尬。

雪姨快步来到杜欣儿和木子天面前,说道:欣儿丫头,这次魔族显现,肯定会有事情发生,你修为不够,留在这里不安全,你跟我回去吧。

杜欣儿很是惊讶,感受到手中传来的力度,问道:雪姨,我能晚点回去吗,小天还小,需要有人照顾。雪姨摇头道:不行,你风姨发话了,这次必须带你回去,而且现在就要走。至于他嘛,如果一直在你的庇护下成长,也只是温室里面的花朵罢了,这样难成气候。杜欣儿闻言,泫然如泣,小天是她从小抱着长大的,十几年的时间,早已是相依为命,如今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木子天看见欣儿姐如此模样,内心更加痛苦,不过,一下子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对少年的影响是巨大的,木子天强忍着泪水,一把将其抱在怀里,柔声说道:欣儿姐,你放心,小天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努力修炼,这样才能在你需要我的时候,站在你前面,为你遮风挡雨。杜欣儿抚摸着木子天的脑袋,欣慰的笑了,好一会,两人分开,望着欣儿姐绯红的小脸,木子天目眩神迷,忍不住的亲了一口,引得杜欣儿一阵粉拳直捶,嬉闹了一阵,渐渐的吹散了离别的悲伤,杜欣儿从怀里掏出那宗卷轴,小心翼翼的递给木子天道:小天,这个你收起来,千万不要弄丢了。说完,附在木子天耳边,轻生的说着卷轴打开的方法。

一旁的雪姨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蹲在一旁的周武夫,突然想起了什么,把他拉到一旁,窃窃私语着什么。

良久,雪姨好像跟周武夫商量好了了什么,周武夫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和雪姨得意洋洋的笑容成了鲜明的对比。雪姨走到两人身旁,轻咳一声,打断了两人的温存,对着杜欣儿说道:丫头,我们要回去了。

这时,一旁的周武夫才发现雪老山的人还在原地等着,向着雪姨道:雪姑娘,这些人怎么处置?

雪姨秀眉一皱,”敢伤我圣女峰的人。。。”等一下“话还未讲完,木子天突然开口道:还请雪姨放他们一马。几个人面带不解,雪姨开口道:你为什么要替他们求情?木子天眼神灼灼盯着昏迷中的大峰主道:因为,这个仇,我想亲自还。

周武夫和雪姨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赞赏,雪姨笑了笑,说道:好,既然你有这个信心,那这件事我就不管了。说完,对着雪老山的人挥了挥手道:走吧,回去跟你们山主说一下,如果自己的人管不好的话,我雪姑娘下次就要去拜访雪老山了。紫凌和雪奎如释重负,对着雪姨行了一礼,抬着昏迷不醒的大峰主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

一切都收拾妥当,离别终于还是要来临,杜欣儿紧抱着木子天,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到他的手上,嘴里碎碎念:小天,这块玉你收起来,千万不要搞丢了。要好好照顾自己,修炼不要太过激进,吃饭一定要及时,不能再跑去赌了。。。。。。千叮咛万嘱咐,一旁的雪姨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杜欣儿的手臂,将其拽开,对着周武夫和木子天点了点头,飘然离地,缓缓而去,木子天看着挥舞着手臂的杜欣儿的身影渐渐消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双膝,头颅深埋在双腿中,肩膀一阵耸动。。。。。。这一刻,木子天再也坚持不住,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一旁的周武夫看着少年如此难过的模样,坐在一块石头伤,眺望着天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许久,木子天抬起头,站起身来,少年哭红的眼眸里透漏出慑人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盯着杜欣儿离去的方向,木子天信誓旦旦,放心吧,欣儿姐,小天不会让你失望的。

离别,能使浅薄的感情削弱,却使深挚的感情更加深厚,正如风能吹灭烛光,却会把火扇得更旺。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山西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柳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安徽男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