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采个娘子来养家 313 小舅子闯祸

2019-10-12 21:25: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313 小舅子闯祸

老话说得好,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

李青松自打叫皇爷召见过,行事说话便越发张扬起来,他年纪不大,就是张扬些,人家看他也是一团孩气可爱,倒不怎么计较。

越不计较,他越没个轻重,似他这等乡下来的小子,原不懂得京城规矩,愣头愣脑地闯荡,多跌几个跟头,慢慢就晓得谨慎小心,待到说话做事都不出纰漏时,便可装个京城人。

偏生他运气好,得着皇上青眼,又有个好姐夫,寻常人哪里敢惹他?

一来二去,他非但没跌跟头,倒有一帮人成日奉承他年轻有为、少年英雄,李青松便是再聪明,此时也飘飘然起来。

文娃有些忧心:“在咱们县里,咱俩且算不得顶尖,咋到京城里还有人这样夸咱们哩?别是哄人的罢。”

青松道:“你不晓得,他们哪里是夸我,是在夸我姐夫哩。”

虽这样说,他到底越发喜欢与那等专爱奉承他的人往来,虽听他大姐话不曾吃酒,更不往赌桌和烟花巷子里头去,那斗鸡走狗等事情却没少干。又有一等人,晓得青松好逞英雄,便专门打听那等欺男霸女的事情来,引青松前去处置,果然处置几项后,青松名气越发大起来,连昭仁都听说,回来与百合道:“二嫂,你那兄弟急公好义,可千万别

叫人引上邪路。”

百合原不太清楚他在外头如何,只当他好生跟着陈彬当差,听昭仁话音不对,连忙使人打听,听说回报,立时叫青松回来,责问他:“你既是锦衣卫,为啥不跟着陈大人好好当差?”

青松道:“姐,我早就能独当一面哩!”

百合倒抽一口凉气:“你连京城的门路还没摸清楚,就敢说自个儿独当一面?你咋不说你比陈大人还厉害!”

青松笑嘻嘻:“我现如今还不如陈大人,可我姐夫比他强,我也算皇爷家的亲戚,迟早比陈大人还强得多哩。”

他油盐不进,百合气得手抖,叫他去寻宋好年,自己又叫文娃来说话,幸好文娃还有些分寸,不曾乱来,百合才放心些:若是文娃也不晓得轻重,跟着青松胡闹,那她立时就把这两个送回青柳镇去!

小地方惹不出大祸,这京城里一个不当心,就是掉脑袋的事情。

宋好年早得百合嘱托,与信王世子一道说青松:“你爱做好事,好救人于水火,原是好意。可有一样,你咋晓得你瞧见的就是事情全部原委,你救的那个就是该救的人?你救下来的人又如何安置?”

青松一呆,他只顾救人快意,每每做完好事,剩下的事只交给那群奉承他的人处置,他也不晓得后头咋安排。

宋好年见他发傻,叹口气:“你看宋好节是个啥样的人?”

青松面露不屑:“他啥事都干不成的窝囊废,人品还不行!”

宋好年道:“宋好节在镇上,就有一帮人奉承他,依我看,跟奉承你的那些话也差不离。”

青松叫:“姐夫,我跟他可不一样!”

宋好年沉下脸:“你要是不肯好好做事,再这样成日家飘在半空中,迟早变成宋好节!”

青松咬着下唇,他十分不高兴别人这样说他,偏这人不是别个,乃是他大姐夫。宋好年自来待他十分上心,青松就是不信别个,也得信宋好年对他没半分坏心。

他闷闷地说:“我再想想。”

信王世子笑道:“二哥别急,他年纪尚张扬些也不妨,待过上一两年,长大便好。”

宋好年微微摇头,他自个儿姓朱,青松可不姓朱,别人能看在他面子上给青松大开方便之门,朝廷法度可不会看他面子饶过青松。

青松高高兴兴进来,垂头丧气出去,连信王妃瞧见都觉着奇怪:“这孩子今儿怎么没精打采的,别是病了罢?”

宋好年道:“娘不用忙,我才说他哩。”

却说青松回去就问文娃:“这几日,我当真太轻狂?”

文娃跟他好得跟亲兄弟似的,啥话都能说:“你都快飘到天上去哩,还问我轻狂不轻狂。”

青松越发颓丧,翻过来覆过寻思一晚上,文娃叫他搅得没睡好,第二日险些没起来。

次日文娃顶着两个黑眼圈打哈欠,就听见青松说:“我且改一改。”

果然老老实实去陈彬处点卯,过后也不去巡街,央陈彬道:“大人,我要学的还多着哩,你且再教我些。”陈彬待他有香火情

,见他乐意与自己学本事,自然高兴,先叫他耍一套刀法来看,见他练得还不错,又找出一本小册子交给他:“这上头乃是缇骑联络暗号,你拿回去用心学习,除去徐彩文,不可给别

人瞧见。”

半大小子们最爱这等神神秘秘的事情,青松兴奋地不行,连连点头,揣着小册子打算寻个僻静处去细细研读。

谁知往日奉承他那伙人,今日又准备好新花样等他去玩,左等右等不见出来,便在北镇抚司街口探头探脑。

好容易等出来,这伙人上来一把抱住青松,叫道:“我的小爷,你可算出来了,今儿还有一桩除暴安良的事情须等你去做!”

青松用力甩开,道:“有啥不法事情,但去寻五城兵马司,我们缇骑管不到这个。”

经姐夫等人一提醒,他再看这些人,果然觉得他们奉承得没缘由,光说话中听有啥用,要用到他们时,没有一个用得上的。

再一想,每回所谓路见不平的事,还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在其中收取好处哩。

青松闷头要走,这伙人忙跟在后头喊:“可怜那城西孙家女儿,就要被强人掳去,以后还不晓得能不能活。”

青松本不想管,听说此事,又想若是不管,那孙家女儿当真叫人抢去可咋办?

他犹豫一下,终究天性中的热情正直占据上风,对这伙帮闲道:“城西孙家在哪里?我去五城兵马司报案。”

这帮人脸色一变,谄笑道:“小爷出马,哪里还有不成的事?哪里用得到五城兵马司那些废物?”

青松正色说:“休得胡言!五城兵马司专管这等不法事,缇骑职司在侦缉,我先前越过他们管事,他们不曾与我计较,已是人家心胸宽大,哪里轮得到你们在这里说嘴。”

说着上马,果真去五城兵马司报案。

李青松这些日子在京城里混得风生水起,那五城兵马司的人都对他脸熟,虽腹诽他抢自己衙门职司,可谁叫人家运气好、地位高?到底没对青松做啥。

这日忽然见他来报案,人人惊异不已,连忙点齐兵马,与他一道赶去城西孙家。

到地头一看,果真有一群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挤进去一瞧,见是个锦衣华服的公子,正拖着这孙家女儿要走。

青松大怒,冲上去喝令他放手,那锦衣公子一愣:“你既是锦衣卫,如何不认得我?”

青松道:“小爷为啥要认得你?”

他说话露出乡音,那锦衣公子登时笑起来:“原来是个乡下傻小子,怪不得”

谁知这句话正触到青松逆鳞,他愈发不肯退让,大喝道:“你要是个男人,就与我过两招,欺负女人算啥本事?”

五城兵马司的人急了,连忙劝青松:“小公子,这位公子原是贵人,只怕其中有误会,不如你们好好说道说道,以免伤和气。”

若是原先青松,还肯听人劝,偏这些日子他叫人奉承得飘飘然起来,人人见他都好声好气,这还是头回有人笑他村,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青松推开兵马司的人,抽出绣春刀就走上前去,拿下巴点着那锦衣公子道:“怎么,敢不敢跟我打一场?”

锦衣公子说:“哪里来的蛮小子?我不同你一般计较。”

说着放开那孙家姑娘,自顾便要离开。

锦衣公子越是这般,青松便越觉得他不把自个儿放在眼里,登时暴跳如雷:“不许走,你今日须得同我打一场!”

这几日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如真小娃娃心火旺盛,穿衣裳跟着宋好年走信王妃对百合讲:“他火旺,穿太厚反捂坏了他。再一个,若是他出汗太多,又换洗得不及时,岂不要染上风寒?”

百合深以为然,见宋好年已热得穿纱衫,便给如真换上红底绿荷叶的肚兜儿,露着白生生的胳膊腿儿,活似个莲藕娃娃。

信王妃赞不绝口:“咱们家如真呐,就像那画上的哪吒降世。”说着在如真嫩乎乎的小胳膊小腿上亲好几口。

如真已经能在炕上扑腾着翻身,他啊啊尖叫着,用力蠕动身子,去够周王妃身上亮晶晶的珍珠,偏百合坏心眼,他才挪动一辆寸,她就把他拽回去。

如真扑腾半晌,累得再扑不动,两只小手揪住肥嘟嘟的腮帮子,恨恨掐一把,又疼得哭起来。

周王妃跟百合两个又是好笑又是心疼,连忙抱着他哄,如真趁机揪住周王妃金珍珠的领约不放,周王妃只得把领约解下来给他玩:“你要玩就玩,可不许弄疼自己。”

如真哪里听得懂,张着没牙的嘴巴咯咯笑。

百合道:“娘别太纵着他”一语未了,忽然伺候青松的丫鬟跌跌撞撞走到门口,颤声道:“许公子传消息进来,道是小舅爷把沐王府的三公子给砍了!”

平凉治疗白癜风医院
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鹤壁治疗男科费用
平凉白斑疯医院
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