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战雏 第两百五十五章,哎

2019-10-15 19:2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雏 第两百五十五章,哎

朱啸一脸淡然,他并沒有立时踢过去,但是他也沒有把脚放下去,待得狼尧寓目已经一脸大汉了,朱啸淡淡地说道:“狼尧前辈,你说我这一脚是应该踢下去还是不应该踢下去呢,”

朱啸此言对于狼尧寓目來说是极大的侮辱,但现在高傲如朱啸根本就不会去计较这些了,他只要按照自己想的來,其他的什么面子也是一点都不会留了,

狼尧寓目也沒有想到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原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教训一下朱啸的自己却是反而被朱啸教训了一顿,一时间狼尧寓目羞愤难忍,破口大呼道:“赤霄先生,现在你我正在进行战斗,这样的话岂不是十分可笑,”

朱啸微微一笑,狼尧寓目这时已经想要抽身离开了,但是他真的能够如此轻松地抽身离开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朱啸手上的力量突然放松,狼尧寓目一个沒有忍住,朝着朱啸那边就是一个踉跄,

可是踉跄不过是朱啸想到的一部分罢了,当狼尧寓目刚好要稳住身体的时候,朱啸突然跳起,朝着狼尧寓目就是一记飞腿,狼尧寓目虽然身体庞大,但是却也经不住朱啸的飞踹,整个地直接就飞了出去,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脚,但就在踢过去的时候朱啸身体之中的死气一下子爆发出來,让狼尧寓目瞬间受伤,还在半空中鲜血已经从嘴巴里面吐了出來,

现下的朱啸确实是在使用死气,但是毫无疑问的死气也在利用着朱啸,按理说朱啸将狼尧寓目伤了,那他也应该消气了,但现在看着狼尧寓目朱啸就是十分不爽,倘若不是朱啸再三冷静,朱啸只怕直接就会冲出去给狼尧寓目以致命一击的,

场上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就在顷刻间的事情,围观的人全部都看呆了,他们从來沒有想过,也不敢想象在实力差距这么大的情况之下朱啸竟然还可以反败为胜,而且更沒有想到的是,朱啸显得十分轻松,就像击败狼尧寓目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狼尧寓目从地上爬了起來,他盯着朱啸看了看,突然脸上悲愤交加,身体之中的元气一下子展现出來,叫嚣着朝朱啸一下子爆射而去,

“赤霄,我要杀了你,”

“天狼锁之封,”

狼尧寓目刚刚要朝着朱啸爆射出來,他的身后突然冒出了大量的灰色铁索,铁索迅速将狼尧寓目缠绕着,让他一点都不能动弹,挣扎了几次,他也就只好作罢了,而这时候他显然已经清醒了不少,愤怒减弱不少,整个地只剩下了羞愧,

狼王从空中降下,微带抱歉地朝着朱啸点点头,随即走到狼尧寓目旁边,手指翻动,缠绕在狼尧寓目身上的锁链就像它突然出现一样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狼王也沒有理会狼尧寓目,直接走到朱啸旁边,抱拳歉意地说道:“赤霄先生,真是让你见笑了,原本是好好的切磋的,想不到竟然会变成这个模样,”

朱啸废了很大的劲才将死气全部压制下去,略带喘息地笑道:“狼王言重了,狼尧寓目前辈乃是性情中人,正是我辈的楷模,相互切磋交手,本就是要使用自己最强的攻击的,更何况,既然都彼此切磋,谁又不想胜利呢,”

狼王深深地看了朱啸一眼,对于朱啸他也是越來越看不懂了,这场战斗其实早就惊动他了,只是他一直都在暗中旁观罢了,本以为朱啸会吃些苦头,银月沙狼族能够立威的,沒想到差点弄巧成拙,将六长老的性命都给葬送了,

狼王实力强悍,自然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朱啸的转变他看得一清二楚,而那种让他都感到心悸的元气却是如风一般出现,最终也如风一般被朱啸完全压制下去了,狼王想要找寻一点踪迹都不得其法,

大陆上的修炼者何止千万,元气虽说差不多都是由金木水火土五行元气衍生出來的,但是也有许许多多千奇百怪的元气

,更何况除了五行元气之外,还有神秘莫测的鬼武者,狼王也不知道朱啸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但是他十分清楚,得罪眼前这个人只怕就算是倾尽天狼堡的全部势力也很难保证天狼堡的安全,

狼王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脸上又挂满了习惯性的微笑,道:“还好此次战斗你们二人并沒有受伤,你们二人无论谁受伤对于天狼堡來说都是莫大的损失啊,”

朱啸深以为然地笑笑,眼睛看着狼尧寓目一步步地走到这边來,狼尧寓目一脸的羞愧神色,他也不敢直面朱啸与狼王,低头无奈地说道:“狼王,我……”

现在要说狼王不怒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狼王也沒有立时就表现出來,他恶狠狠地看了狼尧寓目一眼,随即轻声说道:“还好此次赤霄先生跟你都沒有受伤,要是赤霄先生因此受伤的话,别人会怎么评论我天狼堡,”

狼尧寓目羞愧地点点头,随后躬身与朱啸说道:“赤霄先生,刚才老夫失礼了,万望赤霄先生海涵,不过赤霄先生你的实力也真是强悍,接连与两个人交手之中竟然还能让老夫这般狼狈,也幸好你的实力强悍,要不然我今天就万死莫赎了,”

狼尧寓目这句话说得确实是隐晦,但是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了,他这是想要打听朱啸的实力,虽说泄露自己的秘密会让别人知根知底,但要是可以让对方对自己保有一分敬畏的话,那泄露一些也不算什么,

朱啸微微一笑,无所谓地说道:“狼尧前辈你有所不知,在我的身体之中还隐藏着另外一种元气,这种元气具有强大的破坏力,不过用來战斗却是再好不过了,”

狼王竖起了耳朵认真听清了朱啸的每一个字,他的心里早就开始翻江倒海了,但是表面却是一点都不表现出來,他十分不经意地笑了笑,随即说道:“想不到赤霄先生身体之中竟然还隐藏着另外一种元气,不过刚才赤霄先生也并沒有指明你身体之中究竟是何种元气,难道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哪种元气吗,”

说谎话的人都知道,在说谎话的时候不能每一句都是假的,倘若那样的话,傻子都明白你说谎话连篇了,倘若你说谎话的时候已经说了**句真话了,那你的谎话也就显得那么自然了,朱啸一点都不做作,苦笑着摇头道:“倘若我要是知道这种元气的话,我在战斗之中也就不用一直使用火属性的元气了,而且这种元气极难控制,是以不到非常的时刻,我也是不愿意动用这种元气的,”

狼王出现控制住了狼尧寓目之后,朱啸的表现他是全部都看在眼里的,他自然不会怀疑朱啸说的每一个字,不过现在狼王对朱啸是越加的忌惮了,跟狼尧寓目的战斗朱啸虽说也使用了火焰,但是其他武技却是使用得极少,现在的朱啸已经是整个家族的族长了,身为族长,怎么可能沒有修炼家族之中的强悍武技呢,

当事情变得不合理的时候,用神秘二字來解释就是最佳的方法了,很显然,现在的朱啸在狼王看來就是十分神秘的,对于神秘的事物,每个人都想要了解他,但是与此同时,却也会一直怀有敬畏之心的,

再打探朱啸的底只会让朱啸厌恶的,狼王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他干脆走到众人面前,微笑着说道:“你们都是我族最为杰出的青年才俊了,不过整天局限于斗场上,也沒有见过多宽的天地,此次赤霄先生在斗场上迎战三人的场景,想來大家也都看到了,估计大家也只看到了赤霄先生的强悍实力,却还不知道赤霄先生的年龄吧,说出來大家不要吃惊,赤霄先生比你们这里很多人年龄都要小,不过他的实力却是已经能够跟六长老持平了,”

狼王一番话让斗场上的人全部都沉默了,这时候狼王爽朗地笑道:“虽然这有点打击你们,但是我族男儿都是不怕打击,对于现在的你们來说,想要达到赤霄先生这种高度,唯一的做法就是勤加修炼,”

……

斗场确实是一个好地方,但是此次朱啸跟狼尧寓目一战却是有些超出了切磋的范畴,演变到最后差点就变成了生死之战了,战斗已经结束了,韩雪自然走过來缠住了朱啸,

等笃狼觉大典过后,朱啸就要前往漠城了,只是在这个时候,朱啸对韩雪已经生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了,韩雪虽然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但是朱啸却也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伤感來,

韩雪蹦蹦跳跳地走过來,朱啸却只得别过头去;韩雪说着一些轻松愉悦的话,但是朱啸却也感觉索然无味,到了漠城之后,朱啸首先一定会要了韩品的命,到了那个时候,只怕韩雪朝着朱啸走过來的时候就是要取朱啸性命的时候了,

“哎,”

黄山好的牛皮癣医院
上海好的牛皮癣医院
舟山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黄山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