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指间书评狼图腾中体现的文化意蕴

2019-09-23 13:1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姜戎先生作为一名插队知青,以自己在内蒙古大草原“与狼共舞”经历为题材的这篇小说,我们可以看作知青文学的另一种文本来解读。以往知青文学描写的是知青作家的心史,也是一代知青的心史,它关注和探讨知青们精神大厦倒塌后所共同经历的对自己和过去的反叛、否定,以及精神的苦闷、彷徨,对现实的强烈的失望而产生的怀疑使他们陷入对过去的再度怀恋,并以此作为失落的精神家园的价值支柱,重建他们的精神家园。《狼图腾》可以说是对知青文学固有模式一次超越,它不再把目光关注于“社会苦难的诉说” 、“自身苦难经历的展示” ,而是站在今天的立场去关注“第二故乡”人民的生存环境及其文化历史。这本50万言的长篇小说一经上市便引起了读者及舆论的广泛关注,在今天小说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是值得探讨的现象,是什么促成了《狼图腾》如此的畅销呢?

  首先我觉得是书中对于典型人物的塑造

  一、狼形象的重新塑造。《狼图腾》为我们展示了蒙古民族崇拜的草原狼与黄羊斗、与马群斗、与人斗的壮烈场景。作品由几十个有机联系的“狼故事”一气呵成,情节紧张激烈而又新奇神秘。作为这部长篇小说核心意象和核心文化符码的“狼”贯穿整个故事架构的始终,蒙古草原狼第一次以叙述主体的身份走进了小说。

  这里的狼固然也有着它作为猛兽凶恶、残忍的一面,但作者倾尽心血着力刻画的却是草原狼积极、可爱的一面。他们团结:狼群由狼王统一指挥,进则同进,退则同退,协同作战。比如围捕黄羊的时候,有狼去寻找大雪坑,有狼去骚扰,有狼去伏击。在总攻的时候也是井井有条,狂而不乱。即使是狼群在撤退的时候,也井然有序,猛狼冲锋,狼王靠前,巨狼断后,完全没有鸟兽散的混乱;他们拥有勇气和血性:身处草原,就会置身于这个巨大的食物链中,各种生物都摆脱不了吃或被吃的命运,要想占据食物链上端的有利位置,就必须在残酷的现实中磨练自己的神经,造就卓越的品质,要想在恶劣的草原环境中生存,首先要有足够的勇气和血性。比如当狼逃生时,它甚至可以咬断伤腿,刮骨疗毒是治伤,而狼是自伤,颇有壮士断腕的壮烈。当狼袭击马群时,它甚至可以选择最壮烈的自杀式打法。当搬迁时,小狼宁愿被勒死也不屈从。正是狼与生俱来的血性和傲气,帮助他们在残酷的草原环境中生存下来;另外,作品中很吸引人的地方还在于,它向我们展示了草原狼丰富多彩的杀敌方法。开篇就是一个草原狼围捕黄羊的大战役,波澜壮阔,纵横捭阖,动静结合,一气呵成。真正的作战时间不过十几分钟,但作战前狼群耐心的伏击、精妙的设围、细致的观察,营造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紧张而又亢奋的氛围。而作战时的讯雷不及掩耳、放掉还有战斗力的黄羊而击其余部的智慧、颇有些卑鄙却极其实用的狼抓黄羊的绝招,又让我们拍案叫绝,赞叹不已。这动静之间,将草原狼卓越的智慧、耐性、组织性和纪律性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狼图腾》中狼形象的重新塑造,彻底打翻了“读者以往阅读的记忆”,使人们开始对草原狼有了全新的认识。

  二、草原人民智慧的代表——毕利格老人。《狼图腾》中作者着力刻画的另一个人物就是草原人民智慧的代表——毕利格老人。文中几乎所有有关狼的故事都有毕利格老人的参与,似乎狼的一举一动老人都成竹在胸,每一事件的发展都在老人手中运筹帷幄。可以说,没有老人也就失却了小说的前瞻性,有了老人的存在,凶猛的狼在作者的笔下被一点一点的解读,狼战中的每一次侦察、布阵、伏击、奇袭等的高超技艺都逃脱不掉老人的法眼。然而这个人物并未被神化,而是作为一位解读腾格里的智者突现于文本。草原人民信奉腾格里,“腾格里”即指“天”,而狼是上天腾格里派到草原来的儿子。以毕利格为代表的传统草原民族,维持着一套以上天“腾格里”和狼为核心,对草原万物运作的解说:草原是万物的根本,即所谓的“大命”,上天对草原有本能的爱惜,派狼维护,狼便插足到草原上各种“小命”生息的各个环节当中,一切皆应顺从天意的协调。这一套理论与中国儒家的“天人合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天”就是大自然,两者强调的都是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在毕利格老人的生活中他将这种信奉物化到与狼打交道的每一点,令读者不仅仅在意念上理解腾格里,而是由狼将其形象化,流露出真情实感和图腾崇拜的切身感受。文中写到“知青刚到草原就听牧民说,草原上的狼是腾格里从天上派下来的,所以狼会飞”。狼群与黄羊的第一次大战后,人们争相抢夺狼的“战利品” ,此时老人及时制止了人们的贪欲,当陈阵问老人:“阿爸,狼群这次吃了大亏,它们会不会来报复?您不是常说,狼的记性好,记吃记打记仇吗?”老人说:“咱们这才挖了多少,羊啊,多一半都给狼留下了,要是我的贪心大,我会在雪坑都埋下木杆。白毛风能刮平雪坑,可刮不走杆子,我照样可以把剩下的黄羊都起出来。可要是这么干,腾格里往后就不会收我的灵魂了。我不这么干也是替牧场着想。明年开春,狼群有冻黄羊吃,就不会给人畜多找麻烦了,我们也别把事做绝。放心吧,狼王心里有数。”在狼群袭击马群之后,毕利格老人和众人一起分析、勘测、推断狼群数量和它们的作战方案,无不精妙绝伦,更甚的是为保护草原牲畜所进行的人工围剿(违背老人意愿的行为),老人的聪明才智、积年的经验发挥到了极致,所有作战部署都在老人有条不紊的计划之中,这场准备充分的人狼之战大获全胜,老人犹如狼群中的卧底,对狼的作战计划了如指掌。同时也传达出了老人对这场战役的担忧:腾格里会发怒的。毕利格老人正是以自己的一言一行证明着他对“腾格里”的虔诚、对自然法则的遵循。

  另外,作品中还塑造了以陈阵为代表的北京知青。陈阵们以“他者”的形象作为叙述的视角出现,如果说毕利格老人的视野是展现给读者的,那么陈阵的视野就是与读者同步的,是他们带领读者走进了毕利格老人所在的草原生活、狼的生活,但这类人物的塑造,更多的是从头到尾的讲述与思考,略显平淡。至于以包顺贵和外来户组成的“农耕派”,作为“草原派”(认同草原文化——狼文化)的对立者、草原生灵的涂炭者,则显得单薄、平面而没有“活人气”。

  其次是对于信仰的探寻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文学市场对市民情调的刻意逢迎,醉心于修辞练习的媚俗话语,身体书写等等已汇成一股不容忽视的暗流,《狼图腾》的出现恰给当代文坛吹来了一股新奇之风,使萎靡的读者群精神为之一震,强悍的狼性引发了人们对人性新的思考,以及对信仰的探寻。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借助人物之口说过,“如果没有上帝,那么,人,什么都可以做” ,就是说,如果人的心里没有永恒的信仰和准则,必然会为所欲为。灵魂信仰的问题是人类首要的和基本的问题,在中国转型期的社会里,信仰缺失主要表现在理想退色、热情淡化、精神状态的世俗化物质化,价值信仰的虚无已成为我们时代的流行情绪,在这样的历史语境中,呼唤信仰就绝不是吃饱喝足后的矫情的呻吟,而是人文知识分子义不容辞的,现代人生存深处的焦虑,主要是信仰危机。

  中华民族一直自誉为龙的子孙,对狼是厌恶、鄙弃的,儒家思想,农耕文化中一直把狼描述成狡猾、凶残、贪婪的敌人,而《狼图腾》一反我们固守的思维模式,为狼平反,在草原文化中,孰不知狼还有可爱的一面,它们智慧顽强,不仰人鼻息;它们团结协作,顾全大局,当狼在狩猎黄羊的时候,群策群力,分工明确,步调一致;当狼在暴风雪中围猎马队的时候,没有呐喊和呼叫,只有绿色的眼睛和凶狠的牙齿,在沉寂中突然发起的进攻,不惜牺牲自己,获得整个战役的胜利;狼在走投无路时,咬断自己的伤腿,还保持着威武不屈的尊严;狼宁肯跑到气断身绝轰然倒下,也绝不跪地求饶;陈阵养大的那条小狼,尽管衣食无忧,但为了追求自由,宁死不做家畜……这里的狼性是充满活力的、健康的、强健的、进取的,是我们要发展所需要吸取的精神元素。强烈的文化与认知上的反差像一股清新的风吹进了人们久已定势的头脑,狼的生存能力与生存技巧唤醒了人们对自身的反思,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彻底改变了人们久已习惯的生活方式,如今,从“给”到“取”的就业观念的转变,意味着个人的择业和创业已经获得了极大的自由,但大多数中国人还不习惯自由,不知道自由意味着你必须独立,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和,尤其是刚刚走出父母怀抱的独生子女和刚刚走出大山的农民工更是缺乏独立意识,于是迷茫彷徨、随波逐流、精神信仰缺失的人群越来越庞大,而狼的那种坚强、团结、争取自由的精神在给我们带来强大震撼的同时,也使我们为自身被现代物质社会软化、雌化的性格,为我们的自私和狭小的心胸,为我们凸显自我而忽略社会使命和民族大义的行为感到汗颜,可以说这是这部作品的正面积极的一面,但作者在对狼故事极富渲染力和充满 的描绘中,似乎有一种矫枉过正的暴力在书中蔓延开来,而我们社会当下令人心忧的现状之一,就是无处不在的暴力文化正在潜移默化地孕育着人的兽性,而暴力文化的传播是国人特别是青少年滋生出暴力崇拜倾向的重要途径,这极大的影响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和社会的稳定,不知这些姜戎先生可曾预想到?

  通读《狼图腾》,作者的根本目的是要重塑信仰,再造国民性,要完成狼文化对儒家农耕文化的反拨,以对“狼性”的信仰取代对“羊性”的信仰。但是用“狼性”、“羊性”这样简单的概念来解释世界历史的兴衰和中国文明的进程,未免有点草率,以“狼性”来彻底否定儒家文化的“温柔淳厚”、“人之初,性本善”,甚至人性中光辉的东西就不能被人接受了。在现代化程度如此发达,文明如此繁复和多元的社会里,我们只用一种动物形象来解释和发扬我们的社会文化,势必会使文化单一化,造成文化的倒退的。

  我们赞扬发掘生命自身的青春活力和热烈血性,弘扬人的生命精神,最大限度的释放自然生命力,但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跳跃未免会矫枉过正。在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大背景下,我们更需要的是兄弟民族间的多元互补,而不是互相取代,甚至要有向自然间的一切存在着的生命学习其优点的勇气和气魄!

  不论是儒家文化的“龙图腾”还是草原民族的“狼图腾” ,只要我们执着于其中的积极进取的精神并使之转换为自身的信仰,成为支撑自己前进的动力,我们每个人、国家、人类就会不断地发展进步!

  第三是《狼图腾》中对于生态这个主题的宣扬。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作家开始逐渐自觉关注环境与生态问题,写了大量探讨人与自然、生态环境与社会文明进程之间相互关系的作品。自2004年春《狼图腾》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的环境文学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虽然它并非是刻意为生态主题而写的,但由于这部小说极其逼真地描述了70年代草原游牧生活,形象揭示了草原生态万物间的内在联系,也是中国目前为止第一部取自于中国本土资源的狼学专著,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狼”文学的出现。

  早在20世纪末贾平凹创作《怀念狼》时,曾有人担心他会不会写成“环保”主题,那意思显然是对“环保”这个具体化的主题走进文学很不以为然,但是当环境被严重破坏,生态迅速失衡给人类带来的危害越来越严重,生态问题成为全球共同面临的严重问题的时候,文学便开始更加的关注环境、关注生态平衡。

  史前人类的岩绘、壁画昭示我们,人类文化在其源头就与动物密切相关。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人类的视野和活动范围越来越广泛,活动内容越来越丰富,动物与人类生活之关联的密切程度似乎在慢慢疏离,动物的重要性在人们的观念中也越来越淡化,但20世纪以来情况发生着缓慢变化,人与动物关系又渐次被多方面地重新思考了。动物形象的塑造,在获得生态理论的强大支持后,对人类文化特别是传统的伦理价值观念发起了更深刻的挑战。已被普遍接受的益鸟、害虫、猛兽等说法,其区分标准说穿了就是人类基于自身的利益而制定的。比如狼由于在一定的情境中会对人类的生命构成威胁,以及狼又是食草类弱小动物的天敌,是人类财产和资源的争夺者,于是从人类自身利益出发,人类对狼是深恶痛绝的。但当把狼放在生态视野下叙述的时候,传统的关于狼之恶的评判标准就被动摇了,正是狼对黄羊等动物有效而有节制的捕杀,控制着生物群落区各类物种的生态平衡。狼是这样,其它动物也是这样,在生态视野中,每个物种都有一定的位置,在环环相扣的食物链中都有不可替代的功能和意义。在《狼图腾》中借助牧民毕利格老人的话,表达了狼在草原上的价值和地位:“腾格里是父,草原是母。狼杀的全是祸害草原的活物,腾格里能不护着狼吗?”万物相生相克才能维护自然平衡,作者在小说中贯注了更深的对天人关系的思考。在他眼中,草原上的狼和牧民是顺乎天理而生存的,他们尊重自然规律,而在这一点上,原住牧民与那些从农区迁来的农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些农区来的人的形象总是愚昧的,违背自然规律的,对自然资源疯狂掠夺的。作者由此表达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人性与狼性的互补、狼道与天道的融合。

  共 709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赏析文章描写细致,语句精炼,让人深受启发!“人类对资源的无限攫取,对生态环境的大面积的无孔不入的,甚至是不可逆转的破坏和污染已经严重的危及到我们的生存。在中国大陆,伴随着几十年经济的快速发展,环境的污染和生态的失衡更加严重,人与自然的和谐,不再是,也不仅仅是科学家和人文学者的精神追求和哲学境界,更是人民大众为维护和提升自身的生存状态和生存质量而不得不关注的现实问题。”这段话反映了人类对资源的无限攫取的这一现实问题,让读者深思……【峥嵘岁月】

  1楼文友:201 - 19:11:46 那是本好书,许久之后再看到作者这篇书评,真是大快人心。透彻,犀利、 王者的忧伤

  2楼文友:201 - 21: 1:46 今天刚刚看完这部书,感受颇深。虽然狼已经消失了,但是狼魂仍旧会永恒不朽。 我立于深渊旁,却不跌入其中。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食疗
小孩脾虚吃什么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怎么办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分享到: